注解版桂林古本《伤寒杂病论》

首页 > 人纪教程 > 资料下载 > 注解版桂林古本《伤寒杂病论》 > 正文

《桂林古本》辨阳明病脉证并治 伤寒杂病论白话文翻译

日期:2022-01-08 20:37:08   来源:资料下载   编辑:故乡的云    点击:

  

辨阳明病脉证并治

问曰:病有太阳阳明,有正阳阳明,有少阳阳明,何谓也?

 

  问:有太阳阳明、有正阳阳明、有少阳阳明三种不同的病症,各是指的什么?

  答曰:太阳阳明者,脾约是也,正阳阳明者,胃家实是也;少阳阳明者,发汗,利小便已,胃中燥烦实,大便难是也。

  答:太阳阳明证,就是指脾约证,即胃燥津伤而引起的便秘证。正阳阳明,就是指胃家实证,即肠胃燥热积滞成实证。少阳阳明,是指误用发汗、利小便之法,损伤津液,导致津枯肠燥而成实,形成大便难以解出的病症。

  阳明之为病,胃家实是也。

  阳明病的主要病变特征,是胃肠燥热实。

  问曰:何缘得阳明病?答曰:太阳病若发汗,若下,若利小便,此亡津液,胃中干燥,因转属阳明,不更衣,内实,大便难者,此名阳明也。

  问:阳明病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呢?答:患太阳表证,如果发汗太过,或误用攻下,或误用利小便之法,导致津液损伤,肠胃干燥,病邪因而传入阳明,出现不解大便、肠胃燥结成实、大便困难的,这就叫阳明病。

  问曰:阳明病外证云何?答曰:身热,汗自出,不恶寒,反恶热也。

  问:阳明病外在症候表现怎么样?答:是身体发热,自汗,不怕冷,反而怕热。

  问曰:病有得之一日,不发热而恶寒者,何也?答曰:虽得之一日,恶寒将自罢,即自汗出而恶热也。

  问:有这种情况,在刚患阳明病的第一天,出现不发热而怕冷的,是为什么呢?答:虽然是阳明病开始的第一天,这种怕冷的症状也会自行停止,旋继出现自汗而怕热的症候表现。

  问曰:恶寒何故自罢?答曰:阳明居中,主土也,万物所归,无所复传,始虽恶寒,二日自止,此为阳明病也。

  问:怕冷为什么会自行停止呢?答:这是因为,阳明在方位上居于中央而隶属于土,就像万物归土一样,六经之邪,均可传入阳明,而很少再传入其他经,同时,阳明主燥土,邪传阳明,多从燥热而化。由于邪从燥化,燥热势必会很快显露于外,所以在阳明病刚开始的时候虽然会出现短暂怕冷的症状,第二天就会自行停止,这就是阳明病的特征。

  本太阳病,初得病时发其汗,汗先出不彻,因转属阳明也。

  本来属太阳病,在刚起病的时候,使用了发汗的方法,由于汗出得不透彻,因而导致邪气内传阳明。

  伤寒发热,无汗,呕不能食,而反汗出濈濈然者,是转属阳明也。

  患外感病,症见发热无汗、呕吐、不能进食,是伤寒邪热亢盛的表现,如果反而出现不断汗出的,是邪传阳明的标志。

  伤寒三日,阳明脉大者,此为不传也。

  外感病的第三天,阳明病的脉象为大,这是没有传经的特征。

  伤寒,脉浮而缓,手足自温者,是为系在太阴;太阴者,身当发黄,若小便自利者,不能发黄;至七八日,大便鞕者,为阳明病也。

  外感病,脉象浮而缓,手足温暖的,这是病属太阴。太阴寒湿内郁,病人身体应当发黄,如果小便通畅的,则湿有出路,就不会发黄;到了第七、八天,如果大便硬结的,则是湿邪化燥,已转成为阳明病。

  伤寒转属阳明者,其人濈然微汗出也。

  患外感病,邪由其它经转属阳明的,病人就会出现不断汗出的症状。

  阳明中风,口苦,咽干,腹满,微喘,发热,恶风,脉浮而缓,若下之,则腹满,小便难也。

  阳明感受风邪,症见口苦,咽干,腹部胀满,微微气喘,发热怕冷,脉象浮紧的,不能攻下。如果误行攻下,就会使腹部胀满更加厉害,小便难以解出。

  阳明病若能食,名中风;不能食,名中寒。

  阳明病,如果能够饮食的,示胃中有热,能够消化水谷,这就叫中风;如果不能饮食的,示胃中虚寒,不能消化水谷,这就叫中寒。

  阳明病,若中寒者,不能食,小便不利,手足濈然汗出,此欲作固瘕,必大便初鞕后溏。所以然者,以胃中冷,水谷不别故也。

  阳明中寒证,不能饮食,小便不通畅,手足不断汗出的,这是将要形成固瘕的征兆,大便一定初出干硬,后见稀溏。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胃中寒冷,不能泌别水谷的缘故。

  阳明病,初欲食,小便不利,犬便自调,其人骨节疼,翕翕然如有热状,奄然发狂,濈然汗出而解者,此水不胜谷气,与汗共并,脉小则愈。

  阳明病,初起病时想进食,小便反而不通畅,大便正常,病人骨关节疼痛,身上好象皮毛复盖一样有发热的感觉,忽然发狂的,这是水湿郁滞肌表的表现,如果全身畅汗而病解的,这是正与邪争,正能胜邪,邪随汗解的缘故,此时若见脉小的,疾病就会痊愈。

  阳明病,欲解时,从申至戌上。

  阳明病将要解除的时间,多在下午3时到9时之间。

  阳明病,不能食,攻其热必哕,所以然者,其人本虚,胃中冷故也。

  阳明中寒证,不能进食,如果误用苦寒药泻热,就会产生呃逆。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胃中虚寒的缘故。由于病人胃气本虚,又再用苦寒泻热,必使胃气更虚而产生呃逆的变证。

  阳明病,脉迟,食难用饱,饱则微烦,头眩,必小便难,此欲作谷疸,虽下之,腹满如故。所以然者,脉迟故也。

  阳明病,脉象迟,饮食不能吃饱,如果饱食就会微感心烦、头目昏眩,小便必不通畅,腹部胀满,这是将要形成谷疸。用了泻下法治疗,而腹部胀满丝毫不减轻。究其原因,是因为病人脉迟,迟脉主寒,其证属寒湿内郁,所以攻下无效。

  阳明病,法多汗,反无汗,其身如虫行皮中状者,此以久虚故也。

  阳明病,本应当汗出多,却反而无汗,病人身痒好象虫在皮内爬行一样的,这是长期正气虚弱的缘故。

  阳明病,反无汗,而小便利,二三日呕而咳,手足厥者,必苦头痛;若不咳,不呕,手足不厥者,头不痛。

  阳明病,若属实热证,应当汗多,现却反而无汗,并见小便通畅,是属阳明中寒证。病至二三日,出现呕吐、咳嗽、手足冷的,为寒邪上逆,一定会发头痛;如果不咳嗽,不呕吐,手足不冷的,为寒邪不上逆,就不会发头痛。

  阳明病,但头眩,不恶寒,故能食;若咳者,其人必咽痛;不咳者,咽不痛。

  阳明病,头目昏眩,不怕冷,是属阳明中风证,所以能够饮食。如果出现咳嗽的,为热邪上攻,病人咽喉一定疼痛;如果不咳嗽的,则热邪不上攻,咽喉就不会疼痛。

  阳明病,无汗,小便不利,心中懊憹者,身必发黄。

  阳明病,无汗,小便不通畅,心中烦闷至极的,是阳明湿热内郁,一定会出现肌肤发黄。

  阳明病,被火,额上微汗出,而小便不利者,必发黄。

  阳明病,误用火法治疗,火邪内迫,出现微微汗出,小便不通畅的,一定会出现肌肤发黄。

  阳明病,脉浮而大者,必潮热,发作有时,但浮者,必自汗出。

  阳明病,脉象浮而紧的,主胃燥成实,所以一定会出现潮热定时发作;只见脉浮的,主邪热内盛、实邪未成,所以一定会出现自汗。

  阳明病,口燥,但欲漱水,不欲咽者,此必衄。

  阳明病,口中干燥,但只想用水漱口,却不想吞咽下去的,这是热在血分的表现,一定会出现衄血。

  阳明病,本自汗出,医更重发汗,病已差,尚微烦不了了者,此必大便鞕故也。以亡津液,胃中干燥,故令大便鞕。当问其小便日几行,若本小便日三四行,今日再行,则知大便不久必出。所以然者,以小便数少,津液当还入胃中,故知不久必大便也。

  阳明病,本来就有自汗出,医生又重复发汗,疾病虽然得以解除,但还微感心烦不舒适的,这一定是大便干结坚硬的缘故。大便之所以干燥,是因为汗出过多,损伤津液,津液亏乏,肠中干燥所致。此时,应当询问病人一天解几次小便,如果原来为一天三四次,现在只有二次,就可以推知大便不久将要解出。究其原因,是因小便次数较原来减少,津液应当还于肠中,肠中津液势必增加,硬便得以濡润,则大便一定会很快解出。

  伤寒呕多,虽有阳明证,不可攻之。

  伤寒病,呕吐剧烈的,虽然有阳明府实证,也不能用攻下法治疗。

  阳明证,心下鞕满者,不可攻之,攻之,利遂不止者死,利止者愈。

  阳明病,胃脘部痞满硬结的,不能用攻下法治疗。如果误用攻下,就会损伤脾胃而致腹泻。假如腹泻不停的,就有生命危险,假如腹泻停止的,疾病就会痊愈。

  阳明证,眼合色赤,不可攻之,攻之必发热,色黄者,小便不利也。

  阳明病,满面通红的,不能用攻下法治疗。误用攻下就会产生发热、肌肤发黄、小便不通畅的变证。

  阳明病,不吐,不下,心烦者,可与调胃承气汤。

  阳明病,没有使用涌吐或泻下法治疗,外邪内入,化热化燥成实,而见心中烦躁不安的,可用调胃承气汤治疗。

  调胃承气汤方

  甘草二两(炙) 芒硝半斤 大黄四两(酒洗)

  右三味,以水三升,煮二物至一升 ,去滓,纳芒硝,更上微火一二沸,温顿服之。

  阳明病,脉实,虽汗出,而不恶热者,其身必重,短气,腹满而喘,有潮热者,此外欲解可攻里也,手足濈然汗出者,此大便已鞕也,大承气汤主之;若汗多,微发热恶寒者,外未解也,其热不潮者,未可与承气汤;若腹大满不通者,可与小承气汤,微和胃气,勿令大泄下。

  阳明病,脉象实,汗出而不怕冷,身体沉重,短气,腹部胀满,喘息,如果发潮热的,这是表证将要解除而里实已成,可以攻下里实;如果手足不断出汗的的,这是大便已经硬结的标志,用大承气汤主治。如果出汗较多,有轻微发热而怕冷的,这是表证未解,病人不发潮热,不能用承气汤攻下。如果腹部胀满厉害、大便不通的,可用小承气汤轻微泻下来和畅胃气,不可用峻泻药攻下。

  大承气汤方

  大黄四两(酒洗) 厚朴半斤(炙去皮) 枳实五枚(炙) 芒硝三合

  右四昧,以水一斗,先煮二物,取五升,去滓,纳大黄,更煮取二升,去滓,纳芒硝,更上微火一两 沸,分温再服,得下余勿服。

  小承气汤方

  大黄四两(酒洗) 厚朴二两 (炙去皮) 枳实三枚(炙)

  右三味,以水四升,煮取一升 二合,去滓分温再服,初服更衣者,停后服,不尔者,尽饮之。

  阳明病潮热,大便微鞕者,可以大承气汤;不鞕者不可与之。若不大便六七日,恐有燥屎,欲知之法,少与小承气汤;汤入腹中,转失气者,此有燥屎也,乃可攻之;若不转失气者,此但初头鞕,后必溏,不可攻之,攻之必胀满,不能食也,欲饮水者,与水则哕;其后发热者,必大便复鞕而少也,以小承气汤和之;不转失气者,慎不可攻也。

  阳明病,发潮热,大便微有硬结的,为燥屎内阻、里实已成,可以用大承气汤攻下里实;如果大便不硬结的,是内无燥屎,不能用大承气汤。如果六七天不解大便,恐有燥屎内阻,预测的方法,可给予少量小承气汤。服药后如果屎气转动而放屁的,这是有燥屎的症象,才能够攻下;如果服药后不放屁的,则是大便初出硬结、后部稀溏,不能攻下,如果攻下就会形成腹部胀满,不能进食,甚至饮水就呃逆的变证。假如攻下后又出现发热的,这一定是燥屎复结,大便再次变硬而量较少,此时,应当用小承气汤和畅胃气而攻下。总而言之,如果服小承气汤不转屎气的,千万不能攻下。

  阳明病,实则谵语,虚则郑声,郑声者重语也,直视,俨浯,喘满者,死;下利者,亦死。

  谵语一般属实,郑声一般属虚。所谓郑声,是指语言重复、声低息微的症候。两眼直视谵语,并见喘喝胀满的,属于死候,并见下利的,也是死候。

  阳明病,发汗多,若重发汗,以亡其阳,谵语,脉短者,死;脉自和者,不死。

  发汗太过,或重复发汗,阳气大伤,出现谵语,脉象短的,属于死候;如果脉与证相应的,不属死候。

  伤寒,若吐,若下后,不解,不大便五六日,上至十余日,日晡所发潮热,不恶寒,独语如见鬼状;若剧者,发则不识人,循衣摸床,惕而不安,微喘,直视;脉弦者生,涩者死;微者,但发热,谵语者,大承气汤主之。

  伤寒表证,误用吐法或下法之后,病仍然不解除,出现五六天甚至十余天不解大便,午后发潮热,不怕冷,谵言妄语,如见鬼神一样。病情严重的,就会出现神志昏糊、目不识人、两手无意识地乱摸衣被床帐、惊惕不安、微微喘息、两目直视,如果脉象弦的,尚有一线生机;如果脉象涩的,属于死候。如果病情较轻,只见发潮热、谵语等证,用大承气汤主治。服药后,如果大便已通,就要停止服用剩下的药。

  阳明病,其人多汗,以津夜外出,胃中燥,大便必鞕,鞕则谵(zhán说梦话)语,小承气汤主之。

  阳明病,谵语,发热潮,脉滑而疾者,小承气汤主之。

  阳明病,谵语,发潮热,脉象滑而疾的,用小承气汤主治。于是给病人服小承气汤一升 ,

  阳明病,服承气汤后,不转失气,明日又不大便,脉反微涩者,里虚也,为难治,不可更与承气汤也。

  服药后腹中转矢气而放屁的,可以再服一升 ;服药后腹中不转矢气的,就不要再服用。如果第二天又不解大便,脉象反见微弱而滞涩的,这是正气虚弱而实邪阻滞,正虚邪实,攻补两难,治疗起来十分棘手,不能再用承气汤了。

  阳明病,谵语,有潮热,反不能食者,胃中必有燥屎五六枚也,若能食者,但鞕尔,宜大承气汤下之。

  阳明病,谵语,发潮热,反而不能进食的,是肠中燥屎已成,宜用大承气汤攻下燥屎;如果尚能进食的,只是大便硬结,宜用小承气汤和畅胃气。

  阳明病,下血,谵语者,此为热入血室,但头汗出者,刺期门,随其实而泻之,濈然汗出则愈。

  阳明病,经行下血而谵语的,这是热入血室,如果只见头部出汗,可以针刺期门,以泻血室的实邪,使血热得以宣泄,则周身畅汗而痊愈。

  阳明病,汗出,谵语者,以有燥屎在胃中,此为实也,须过经乃可下之;下之若早,语言必乱,以表虚里实故也,下之宜大承气汤。

  阳明病,汗出谵语,发潮热,是肠中燥屎已成,需要等邪气由阳明经进入阳明之腑才可以攻下,宜用大承气汤攻下燥屎;如攻下太早,表邪未解于表而尽入于里,言语更乱。

  伤寒四五日,脉沉而喘满,沉为在里,而反发其汗,津液越出,大便为难,表虚里实,久则谵语。

  太阳伤寒已经四五天,脉见沉象而又有喘息满闷证。脉沉是为病邪在里之征,今反而发其汗,是为误治,因此津液越出于体外,胃中干燥,因而发生大便难证。这是由于表虚里实,误汗所致,日久则必发生谵语。

  三阳合病,腹满,身重,难以转侧,口不仁面垢,若发汗则谵语,遗尿,下之,则手足逆冷,额上出汗,若自汗者,宜白虎汤。自利者,宜葛根黄连黄芩甘草汤。

  太阳、阳明、少阳三经合病,腹部胀满,身体沉重,转侧困难,口中麻木不仁,面部垢浊,谵语,小便失禁,如果妄行攻下,就会造成额上出汗,四肢冰冷的变证。如见身热、自汗出的,是邪热偏重于阳明,用白虎汤主治。如果用发汗法治疗,就会使谵语更甚。如果自下利的,可以用葛根黄连黄芩甘草汤来治。

  白虎汤方

  知母六两 石膏一斤碎(棉裹) 甘草二两(炙) 粳米六合

  右四味,以水一斗,煮米熟,汤成去滓,温服一升 ,日三服。

  葛根黄连黄芩甘草汤方

  葛根半斤甘草二两(炙) 黄连三两 黄芩三两

  右四味,以水八升,先煮葛根减二升,纳诸药,煮取二升,去滓,分温再服。

  二阳并病,太阳证罢,但发潮热,手足絷絷汗出,大便难而谵语者,下之则愈,宜大承气汤。

  太阳阳明两经并病,太阳表证已解,仅只见发潮热,手足微微出汗,大便解出困难而谵语的,是属阳明里实,攻下里实就可痊愈,适宜用大承气汤。

  阳明病,脉浮而大,咽燥口苦,腹满而喘,发热汗出,不恶寒,反恶热,身重;若发汗,则躁,心愦愦反谵语;若加温针,必怵惕,烦躁,不得眠;若下之,则胃中空虚,客气动膈,心中懊憹,舌上苔者,栀子豉汤主之。

  阳明病,脉象浮而紧,咽部干燥,口中感觉苦,腹部胀满,喘息,发热,汗出,不怕冷,反而怕热,身体沉重,是属阳明里热证。如果误发其汗,就会出现心中烦乱不安、甚或神昏谵语的变证;如果误用温针,就会导致恐惧不安、烦躁失眠的变证;如果误行攻下,就会损伤胃气,致邪热扰于胸膈,出现心中烦躁厉害,舌上生薄黄苔,用栀子豉汤主治。

  栀子豉汤方

  栀子十四枚(劈) 香豉四合(棉裹)

  右二味,以水四升,先煮栀子取二升半,去滓,纳香豉,更煮,取一升 半,去滓,分二服,温进一服,得快吐者止后服。

  阳明病,渴欲饮水,口干舌燥者,白虎加人参汤主之。

  阳明病,口渴很甚,想喝水数升,口干舌燥,用白虎加人参汤主治

  白虎加人参汤方

  知母六两 石膏一斤(碎) 甘草二两(炙) 粳米六合 人参三两

  右五味,以水一斗,煮米熟,汤成去滓,温服一升 ,日三服。

  阳明病,脉浮,发热,渴欲饮水,小便不利者,猪苓汤主之。

  如果误下后出现脉浮、发热、口渴想喝水、小便不通畅的,属阴伤有热、水热互结于下焦,用猪苓汤主治。

  猪苓汤方(倪海厦用此方治疗肾结石,加鸡内金、金钱草效果更佳)

  猪苓一两(去皮) 茯苓一两 泽泻一两 阿胶一两 滑石一两(碎)

  右五味,以水四升,先煮四味,取二升,去滓,纳阿胶烊消,温服七合,日三服。

  阳明病,汗出多而渴者,不可与猪苓汤,以汗多胃中燥,猪苓汤复利其小便故也。

  阳明病,汗出多而口渴的,属汗多津伤、胃津不足的口渴,不能用猪苓汤治疗。因为猪苓汤能够通利病人小便,使津液进一步损伤。

  阳明病,脉浮而迟,表热里寒,下利清谷者,四逆汤主之。

  脉象浮而迟,外有假热内有真寒,腹泻完谷不化的,用四逆汤主治。

  四逆汤方

  甘草二两(炙) 干姜一两 半附子一枚(生用去皮破八片) 人参二两

  右四味,以水三升,煮取一升 二合,去滓,分温二服。

  阳明病,胃中虚冷,不能食者,不可与水饮之,饮则必哕。

  如果胃中虚寒不能进食的,饮水后就会出现呃逆。

  阳明病,脉浮,发热,口干,鼻燥,能食者,衄。

  脉浮发热,口干鼻燥,能够饮食的,为阳明气热炽盛,气病及血,迫血妄行,就会出现衄血。

  阳明病,下之,其外有热,手足温,不结胸,心中懊憹,饥不能食,但头汗出者,栀子豉汤主之。

  阳明病,经用泻下法治疗,身热未除,手足温暖,没有结胸的表现,心中烦躁异常,嘈杂似饥而不能进食,仅见头部汗出的,用栀子豉汤主治。

  阳明病,发潮热,大便溏,小便自可,胸胁满不去者,与小柴胡汤。

  阳明病,发潮热,大便稀溏,小便正常,胸胁胀闷不除的,为少阳之邪未尽,宜用小柴胡汤治疗。

  小柴胡汤方

  柴胡半斤 黄芩三两 人参三两 半夏半升 甘草二两(炙) 生姜三两(切) 大枣十二枚(劈)

  右七味,以水一斗二升,煮取六升,去滓,再煎取三升,温服一升 ,日三服。

  阳明病,胁下鞕满,不大便而呕,舌上白苔者,可与小柴胡汤,上焦得通,津液得下,胃气因和,身濈然汗出而解也。

  阳明病,胁下痞硬胀满,不解大便,呕吐,舌苔白的,为柴胡证未除,可给予小柴胡汤治疗。用药后,上焦经气得以畅通,津液能够下达,胃肠机能得以恢复,就会周身畅汗而病解。

  阳明中风,脉弦浮大,而短气,腹都满,胁下及心痛,久按之气不通,鼻干不得涕,嗜卧,一身及目悉黄,小便难,有潮热,时时哕,耳前后肿,刺之小差,外不解,病过十日,脉续浮者,与小柴胡汤;

  阳明中风,脉象弦浮而大,全腹胀满,两胁及心下疼痛,按压很久而气仍不畅通,鼻中干燥,无汗,嗜睡,全身肌肤及目都发黄,小便解出困难,发潮热,呃逆不断,耳前后部肿胀。证属三阳合病,治疗当先用针刺法以泄里热。刺后里热得泄,病情稍减,而太阳、少阳证未除,病经过了十天,脉象弦浮的,可给予小柴胡汤以解少阳之邪。

  脉但浮,无余证者,与麻黄汤;若不尿,腹满加哕者,不治。

  如果服小柴胡汤后少阳证已解,只见脉象浮等表证,无其他经见证的,可给予麻黄汤治疗。如果病情恶化,出现无尿、腹部胀满并且呃逆更甚的,属不治之候。

  麻黄汤方

  麻黄三两(去节) 桂枝二两(去皮) 甘草一两(炙) 杏仁七十个(去皮尖)

  右四味,以水九升,煮麻黄,减二升,去上沫,纳诸药,煮取二升半,去滓,温服八合,覆取微似汗,不须啜粥,余如桂枝汤法将息。

  动作头痛,短气,有潮热者,属阳明也,白蜜煎主之。

  一动弹就头痛,气短,每天都有潮热,属于阳明病,白蜜煎主治。(这是大便不通利造成的,沼气上冲头部所致头痛。)

  白蜜煎方

  人参一两 地黄六两 麻仁一升 白蜜八合

  右四味,以水一斗,先煎三味,取五升,去滓,纳蜜,再煎一二沸,每服一升 ,日三夜二。

  阳明病,自汗出,若发汗,小便自利者,此为津液内竭,便虽鞕不可攻之,当须自欲大便,宜蜜煎导而通之,若王瓜根,及大猪胆汁,皆可为导。

  阳明病,自汗出,津液已伤,如果再行发汗,而又小便通畅的,则更伤津液,导致肠中津液枯竭,引起大便硬结。此时大便虽硬结,也不能用泻下药攻下,必须待病人自己想解大便时,用蜜煎导引导通便,或土瓜根及大猪胆汁,均可作为导药,以引导大便解出。

  蜜煎导方

  食蜜七合

  右一味,纳铜器中,微火煎之,稍凝如饴状,搅之勿令焦著,可丸时,并手捻作挺,令头锐,大如指,长二寸许,当热时急作,冷则鞕,纳谷道中,以手紧抱,欲大便时乃去之。

  食蜜七合上一味药,倒进铜器里,用小火煎熬,待熬炼至能凝结得象饴糖一样即成。煎熬时,要不断搅拌,以免焦糊粘着,煎熬到可以作丸的程度时,用双手捻蜜做成头部尖锐、大小如指头、长二寸左右的棒状物,必须趁蜜热时马上做,冷却后就会变硬。使用时,将所做的药棒塞进肛门里,用手急转,待病人想要解大便时就拔出去掉。

  猪胆汁方

  大猪胆一枚

  右一味,泄汁,和醋少许,灌谷道中,如一食顷,当大便出宿食甚多。

  用大猪胆汁一个,取汁,与少许米醋混合,灌进肛门里,维持一顿饭左右的时间,用药后,即可解除宿食及腐败物等,十分有效。

  阳明病,脉迟,汗出多,微恶寒者,表未解也,可发汗,宜桂枝汤。

  阳明病,脉象迟,汗出很多,微微怕冷的,这是表证尚未解除,可以发汗,适宜用桂枝汤。

  桂枝汤方

  桂枝三两(去皮) 芍药三两 生姜三两 甘草二两(炙) 大枣十二枚(劈)

  右五昧,以水七升,煮取三升,去滓,温服一升 ,须臾啜热粥一升 ,以取药力,覆取微似汗。

  阳明病,脉浮,无汗而喘者,发汗则愈,宜麻黄汤。

  阳明病,脉象浮,无汗而气喘的,是太阳表实证仍在,用发汗法就会痊愈,可用麻黄汤。

  阳明病,发热汗出者,此为热越,不能发黄也,但头汗出,身无汗,剂颈而还,小便不利,渴引水浆者,此为瘀热在里,身必发黄,茵陈蒿汤主之。

  阳明病,发热汗出的,这是热邪能够发越于外,不能形成发黄证。如果仅见头部出汗,到颈部为止,身上无汗,小便不通畅,口渴想喝汤水,这是湿热郁滞在里,势必出现肌肤发黄,用茵陈蒿汤主治。

  茵陈蒿汤方(皮肤黄,全身黄)

  茵陈蒿六两 栀子十四枚(劈) 大黄二两 去皮)

  右三味,以水一斗二升,先煮茵陈,减六升,纳二味,煮取三升,去滓,分温三服,小便当利,尿如皂荚汁状,色正赤,一宿病减,黄从小便去也。

  阳明病,其人善忘者,必有蓄血,所以然者,本有久瘀血,故令善忘,屎虽鞕,大便反易,其色必黑,宜抵当汤下之。

  阳明病,病人健忘的,是体内一定有蓄血。由于瘀血久停,气血阻滞,所以使人健忘。其大便虽然硬结,但容易解出,并且颜色一定是黑的,宜用抵当汤攻下瘀血。

  抵当汤方

  水蛭三十个 虻虫三十个 (去翅足) 大黄三两(酒洗) 桃仁二十个 (去皮尖)

  右四味,以水五升,煮取三升,去滓,温服一升 ,不下更服。

  阳明病,下之,心中懊憹而烦,胃中有燥屎者,可攻;腹微满,大便初鞕后溏者,不可攻之,若有燥屎者宜大承气汤。

  阳明病,用泻下药攻下后,出现心中烦躁异常,如果是肠中燥屎阻结所致的,可以攻下,适宜用大承气汤。如果腹部轻微胀满,大便始出干硬,后出稀溏的,则不能攻下。

  病人不大便五六日,绕脐痛,烦躁,发作有时者,此有燥屎,故使不大便也。

  病人不解大便五六天,脐腹部疼痛,烦躁不安,定时发作,这是肠中有燥屎阻结,所以导致大便秘结。

  病人烦热,汗出则解,又如疟状,丑晡所发热者,属阳明也;脉实者,宜下之;脉浮大者,宜发汗。下之与大承气汤;发汗宜桂枝汤。

  病人心烦、发热,经过发汗,病已解除。现又出现午后发潮热,好象发疟疾一样的,这是邪传阳明。如果脉象实的,宜用攻下法治疗;如果脉象浮虚的,宜用发汗法治疗。攻下用大承气汤,发汗用桂枝汤。

  大下后,六七日不大便,烦不解,腹满痛者,此有燥屎也,所以然者,本有宿食故也,宜大承气汤。

  用峻泻药攻下后,病人又出现六七天不解大便,烦躁不解,腹部胀满疼痛的,这是肠中有燥屎的缘故,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下后余热未尽,与肠内宿食相结合而成燥屎,适宜用大承气汤治疗。

  病人小便不和,大便乍难乍易,时有微热,喘息不能卧者,有燥屎也,宜大承气汤。

  病人小便不通畅,大便忽而困难,忽而容易,时而有轻度发热,气喘,头昏目眩,不能平卧的,这是肠中有燥屎,宜用大承气汤攻下燥屎。

  食谷欲呕者,属阳明也,吴茱萸汤主之。得汤反剧者,属上焦也,小半夏汤主之。

  进食后想呕吐的,属阳明胃寒证,可用吴茱萸汤主治。如果服吴茱萸汤后呕吐反而增剧的,则不属胃中虚寒,而是上焦有热。用小半夏汤主治。

  吴茱萸汤方

  吴茱萸一升 人参三两 生姜六两(切) 大枣寸二枚(劈)

  右四味,以水七升,煮取二升,去滓,温服七合,日三服。

  小半夏汤方

  半夏一升 生姜半斤

  右二味,以水七升,煮取一升 半,去滓,分温再服。

  太阳病,寸缓,关浮,尺弱,其人发热汗出,复恶寒,不呕,但心下痞者,此以医下之。如其未下,病人不恶寒而渴者,此转属阳明也。小便数者,大便必鞕,不更衣十日,无所苦也,渴欲饮水者,少少与之,以法救之。渴而饮水多小便不利者,宜五苓散。

  太阳病,寸部脉缓,关部脉浮,尺部脉弱,病人发热,汗出,怕冷,不呕吐,心下痞满不适的,这是医生误用攻下所致。假如没有误下,病人出现不怕冷而口渴的,这是邪传阳明。如果小便次数多的,大便一定干硬,其人虽然十余天不解大便,也没有什么痛苦。如果是胃中津液不足所致的口渴想要喝水的,可以给予少量汤水,以补充津液,津液恢复,则病可愈。如果是水饮内蓄、气不化津所致的口渴的,宜用五苓散通阳化气行水。

  五苓散方

  猪苓八十铢白术八十铢茯苓八十铢泽泻一两 六铢桂枝半两(去皮)

  右五味为散,白饮和服方寸匕,日三服,发黄者,加茵陈蒿十分。

  脉阳微而汗出少者,为自和;汗出多者,为太过;阳脉实,因发其汗,出多者,亦为太过,太过者,为阳绝于里,亡津液,大便因鞕也。

  脉象浮取微弱和缓、汗出少时,是正气驱邪,津液未伤,邪去正安,病得痊愈。如果汗出多的,则是汗出太过,津液势必损伤。脉象浮而充实有力,主表有实邪,当用发汗解表法治疗,如果汗出多的,也是汗出太过。汗出太过,就会导致津液损伤,阳热盛于里,大便因而硬结。

  脉浮而芤,浮为阳,芤为阴,浮芤相搏,胃气生热,其阳则绝。

  脉浮而芤,浮主阳气盛,芤主阴血虚,浮脉与芤脉相合,胃气偏亢则生热,阳热亢盛至极,阴液亏虚,因而形成大便硬结之证。

  趺阳脉浮而涩,浮则胃气强,涩则小便数,浮数相搏,大便则鞕,其脾为约,麻子仁丸主之。

  趺阳脉浮而涩,浮主胃热亢盛,涩是小便频数,阴液不足。胃热津亏,肠中干燥,大便因而硬结。这是脾不能为胃转输津液所致,用麻子仁丸主治。

  麻子仁丸方

  麻子仁二升 芍药半斤 枳实半斤(炙) 大黄一斤(去皮) 厚朴一只(炙) 杏仁一升 (去皮尖)

  右六味,蜜为丸,如梧桐子大,饮服十丸,日三服,渐加,以知为度。

  太阳病二日,发汗不解,蒸蒸发热者,属阳明也,调胃承气汤主之。

  太阳病,经过二天,用发汗法治疗而病不解除,高热炽盛的,是转属阳明,用调胃承气汤主治。

  伤寒吐后,腹胀满者,与调胃承气汤。

  伤寒表证,使用吐法后,出现腹部胀满硬痛的,用调胃承气汤主治。

  太阳病,若吐,若下,若发汗后,微烦,小便数,大便因鞕者,与小承气汤和之愈。

  太阳表证,用催吐、攻下或发汗后,出现轻微心烦,小便频数,大便硬结的,用小承气汤和畅胃气、攻下里实,就可痊愈。

  得病二三日,脉弱,无太阳柴胡证,烦躁,心下鞕,至四五日,虽能食,以小承气汤少少与,微和之,令小安。至六日与小承气汤一升 。若不大便六七日,小便少者,虽不大便,但初头鞕,后必溏,未定成鞕,攻之必溏,须小便利,屎定鞕,乃可攻之,宜大承气汤。

  患病二、三天,脉象弱,无太阳、少阳见证,烦躁不安,胃脘部痞胀硬结,到了四五天,虽见能够饮食,也应先给予少量小承气汤,以微微调畅胃气,使病情稍挫,到了第六天,再给予小承气汤一升 。如果大便不解六七天,而小便短少的,则津液当还于肠中,虽然不能饮食,也不是燥屎内结,而是大便初出干硬,后出稀溏,如果攻下必成溏泄。必须小便通利,大便始会坚硬,才可攻下,宜用大承气汤。

  伤寒六七日,目中不了了,睛不和,无表里证,大便难,身微热者,此为实也,急下之,宜大承气汤。

  外感病六七天,出现视物模糊不清,眼球转动不灵活,既无头痛畏寒等表证,又无谵语、腹满痛等里证,大便难以解出,体表有轻微发热的,这是燥热内结成实,而又真阴欲涸,应急下急阴,适宜用大承气汤。

  阳明病,发热汗多者,急下之,宜大承气汤。

  阳明府实证,又见发热、汗出多的,应急下存阴,宜用大承气汤。

  发汗,不解,腹满痛者,急下之,宜大承气汤。

  发汗以后,不仅病未解除,反而出现腹部胀满疼痛,是发汗伤津,燥热迅速内结成实,应急下存阴,宜用大承气汤。

  腹满不减,减不足言,当下之,宜大承气汤。

  腹部胀满持续不减轻,即使减轻,也微不足道的,是实邪内阻的征象,应当攻下,可用大承气汤。

  阳明少阳合病,必下利,其脉不负者,为顺也;负者,失也。互相克责,名为负也。脉滑而数者,有宿食也,当下之,宜大承气汤。

  阳明少阳两经合病,邪热下迫大肠,势必发生腹泻。如果木不克土,而见实大滑数之脉,与阳明实热相符的,是顺证;如果木邪克土,纯见少阳弦脉的,是逆证。现脉象滑而数,是阳明有宿食内停、宿滞内阻,应当攻下宿滞,可用大承气汤。

  病人无表里证,发热七八日,虽脉浮数者,可下之;假令已下,脉数不解,合热则消谷善饥,至六七日不大便者,有瘀血也,宜抵当汤;若脉数不解,而下利不止,必协热便脓血也。

  病人发热七、八天,既无头痛、畏寒等太阳表证,又无腹满谵语等阳明里证,虽然脉象浮数,也可用泻下法泄热。假如已经攻下,脉浮已除,而脉数不解,是气分之热已解而血分之热未除,邪热与瘀血相合,所以出现容易饥饿,能够饮食,六七天不解大便。这是瘀血停蓄,宜用抵当汤攻下瘀血。如果攻下后脉数不除,而又腹泻不止的,是热邪下迫,势必会出现协热下利、解脓血便的变证。

  伤寒,发汗已,身目为黄,所以然者,以寒湿在里,不解故也,不可汗也,当于寒湿中求之。

  伤寒病,发汗以后,出现全身及两目发黄,这是因为发汗太过,损伤中阳,寒湿郁滞在里不解的缘故,治疗应当温化寒湿,不可用攻下法。

  伤寒七八日,身黄如橘子色,小便不利,腹微满者,茵陈蒿汤主之。

  外感病七八天,皮肤发黄如橘子色,小便不通畅,腹部稍感胀满的,用茵陈蒿汤主治。

  伤寒,身黄,发热者,栀子柏皮汤主之。

  外感病,症见皮肤发黄,发热的,用栀子柏皮汤主治。

  栀子柏皮汤方(治疗皮肤发黄)

  栀子十五个(劈) 甘草一两(炙) 黄柏二两

  右三味,以水四升,煮取一升 半,去滓,分温再服。

  伤寒瘀热在里,其身必黄,麻黄连轺赤小豆汤主之。

  外感病,湿热郁滞在里,身体必定发黄,如果兼有头痛、畏寒、无汗、身痒等表证的,用麻黄连轺赤小豆汤主治。

  麻黄连轺赤子豆汤方(治疗皮肤发黄的皮痒症,连轺就是连翘根,南阳林山注)

  麻黄二两 连轺二两 杏仁四十个 (去皮尖) 赤小豆一升 大枣十二枚 生梓白皮一斤(切) 生姜二两(切) 甘草二两(炙)

  右八味,以潦水一斗,先煮麻黄再沸,去上沫,纳诸药,煮取三升,去滓,分温三服,半日服尽。

  阳明病,身热,不能食,食即头眩,心胸不安,久久发黄,此名谷疸,茵陈蒿汤主之。

  谷疸这种病,恶寒发热,不吃东西,食后就感头目眩晕,心胸部烦闷不适,时间久了,全身皮肤发黄而成为谷疸。用茵陈蒿汤治疗。

  阳明病,身热,发黄,心中懊憹,或热痛,因于酒食者,此名酒疸,栀子大黄汤主之。

  患酒黄疸的病人,出现心中郁闷不宁,或发热,或疼痛的,身体发黄,这是因为喝酒的原故,用栀子大黄汤治疗。

  栀子大黄汤方

  栀子十四枚,大黄一两 枳实五枚豉一升

  右四味,以水六升,煮取三升,去滓,温服一升 ,日三服。

  阳明病,身黄,津液枯燥,色暗不明者,此热入于血分也,猪膏发煎主之。

  身黄,血瘀燥结发黄,便干萎黄,需要补虚润燥,化瘀通便,用猪膏发煎主治。

  猪膏发煎方

  猪膏半斤乱发如鸡子大三枚

  右二味,和膏煎之,发消药成,分再服,病从小便出。

  黄疸,腹满,小便不利而赤,自汗出,此为表和里实,当下之,宜大黄硝石汤。

  身体发黄,腹部胀满,小便少而短赤,自汗出,这是表和里实,应该用下法通便,是脾虚发黄,男子黄多因于此。宜用大黄硝石汤。

  大黄硝石汤方

  大黄四两 黄柏四两 芒硝四两 栀子十五枚

  右四味,以水六升,先煮三味,取二升,去滓,纳硝,更煮取一升 ,顿服。

  诸黄,腹痛而呕者,宜大柴胡汤。

  各种身体发黄,腹痛而呕的,用大柴胡汤治疗。

  大柴胡汤方

  柴胡半斤 黄芩三两 芍药三两 半夏半升(洗) 生姜五两(切) 枳实四枚(炙) 大枣十二枚(劈) 大黄二两

  右八味,以水一斗二升,煮取六升,去滓,再煎,温服二升,日三服。

  黄病,小便色不变,自利,腹满而喘者,不可除热,除热必哕,哕者,小半夏汤主之。

  黄疸病人,若小便颜色不变,想要腹泻,腹部胀满而气喘,不能用苦寒清泻之法,否则,热虽除,必然导致胃气上逆而引起呃逆;有呃逆的,用小半夏汤治疗。

  小半夏汤方(见前)

  诸黄家,但利其小便,五苓散加茵陈蒿主之;假令脉浮,当以汗解者,宜桂枝加黄芪汤。(五苓散见前加茵陈蒿十分同末)

  各种黄疸病,只利其小便,五苓散加茵陈蒿汤主治;如果脉浮,应该以汗解法,用桂枝加黄芪汤治疗。

  桂枝加黄芪汤方

  桂枝三两 芍药三两 甘草二两(炙) 生姜三两(切) 大枣十五枚 黄芪二两

  右六味,以水八升,煮取三升,去滓,温服一升 ,日三服。

  诸黄,小便自利者,当以虚劳法,小建中汤主之。

  小建中汤方

  桂枝三两 芍药六两 甘草三两(炙) 生姜三两(切) 大枣十二枚 饴糖一升

  右六味,以水七升,先煮五味,取三升,去滓,纳胶饴,更上微火消解,温服一升 ,日三服。

  阳明病,腹满,小便不利,舌萎黄燥,不得眠者,此属黄家。

  阳明病,腹部胀满,小便少,舌苔萎黄,失眠睡不着,这是黄疸病。

  黄疸病,当以十八日为期,治之十日以上瘥,反剧者,为难治。

  黄疸病以十八天为一个界限,如果治疗十天以上应该病愈,如果十天没治好,就比较难治了。

  夫病,脉沉,渴欲饮水,小便不利者,后必发黄。

  凡病,脉沉,口渴想喝水,喝水后小便少,以后一定发黄。

  趺阳脉微而弦,法当腹满,若不满者,必大便难,两胠疼痛,此为虚寒,当温之,宜吴茱萸汤。

  趺阳脉微而弦,按理应该腹满,如果不腹满,一定会无大便(不是大便堵住造成的),肚子两边疼痛,这是虚寒造成的,应该温里,用吴茱萸汤治疗。

  夫病人腹痛绕脐,此为阳明风冷,谷气不行,若反下之,其气必冲,若不冲者,心下则痞,当温之,宜理中汤。

  如果病人肚脐周围疼痛,一定感受了风寒,造成肠子不蠕动,消化不好,误用苦寒泻下法通大便,则伤下焦之阳,阳不制阴,则下焦阴寒之气必然上冲;其气不冲的,邪气陷于心下则为痞。应该用温中之法,理中汤可以治疗。

  理中汤方

  人参三两 白术三两 甘草三两(炙) 干姜三两

  右四味,以水八升,煮取三升,去滓,温服一升 ,日三服。

  阳明病发热,十余日,脉浮而数,腹满,饮食如故者,厚朴七物汤主之。

  病人腹部胀满,伴发热十天,脉象浮而数,饮食正常的,用厚朴七物汤治疗。

  厚朴七物汤方

  厚朴半斤 甘草三两 大黄三两 枳实五枚 桂枝二两 生姜五两 大枣十枚

  右七味,以水一斗,煮取四升,去滓,温服八合,日三服。

  阳明病,腹中切痛,雷鸣,逆满,呕吐者,此虚寒也,附子粳米汤主之。

  腹部受寒邪侵袭,出现肠鸣腹痛,胸胁胀满,呕吐,这是虚寒造成的,用附子粳米汤治疗。

  附子粳米汤方

  附子一枚(炮) 半夏半升甘草一两 大枣十枚粳米半升

  右五味,以水八升,煮米熟,汤成去滓,温服一升 ,日三服。

  阳明病,腹中寒痛,呕不能食,有物突起,如见头足,痛不可近者,大建中汤主之。

  由于脾阳衰微,中焦寒盛,寒气冲胸腹所致,病人腹部到心胸剧烈疼痛,手不可近,或见腹中隆起,状如有头足之块状物,呕吐不食,甚则手足逆冷,脉象沉伏,用大建中汤主治。

  大建中汤方

  蜀椒二合去目汗干姜四两 人参一两 胶饴一升

  右四味,以水四升先煮三味,取二升,去滓,纳胶饴,微火煮取一升 半,分温再服,如一炊顷,可饮粥二升,后更服,当一日食糜粥,温覆之。

  阳明病,腹满,胁下偏痛,发微热,其脉弦紧者,当以温药下之,宜大黄附子细辛汤。

  胁下一侧疼痛,兼有发热,脉象紧而弦的,这是寒实证,应当用温下法治疗,宜用大黄附子细辛汤治疗。

  大黄附子细辛汤方(寒实便秘)

  大黄三两 附子三两 细辛二两

  右三味,以水五升,煮取二升,去滓,分温三服,一服后,如人行四五里,再进一服。

  问曰:阳明宿食何以别之?师曰:寸口脉浮而大,按之反涩,尺中亦微而涩,故知其有宿食也,大承气汤主之。

  问:病人有宿食内停,怎样来判断?老师答:病人寸口脉浮大,按之反现涩象的,尺部脉也微微见涩的,这是宿食内停之象,应当攻下,可用大承气汤。

  寸口脉数而滑者,此为有宿食也。

  寸口脉数而滑者,这是内有宿食的表现。

  下利不欲食者,此为有宿食也。

  腹泻,不想饮食的,这是内有宿食的表现。

  脉紧如转索者,此为有宿食也。

  脉紧如转索者,这是内有宿食的表现。

  脉紧,腹中痛,恶风寒者,此为有宿食也。

  脉紧,腹中痛,恶风寒者,这是内有宿食的表现。

  宿食在上脘者,法当吐之,宜瓜蒂散。

  宿食停留在上脘的,应当用催吐的方法治疗,宜用瓜蒂散。

  瓜蒂散方

  瓜蒂一分赤小豆一分

  右二味,杵为散,以香豉七合,煮取汁,和散一钱匕,温服之,不吐稍加,得吐止后服。

  

白话注解说明

本人是民间中医爱好者,在学习中医经典中发现《桂林古本·伤寒杂病论》是非常好的一个珍贵版本。南阳医圣祠里的镇馆之宝就是白云阁《伤寒杂病论》(与桂林古本出自于同个版本)。这本书是张仲景第46世孙张绍祖贡献出来的家传第十二稿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但学术界关于它的争论很多,所以关于它的注解基本上找不到,没名门大家对这本书进行系统的注解。对于没有一定医学基础和古汉语基础的初学者来说,确实晦涩难懂。为此,本人就对这本书进行一个简单的白话文注解,以帮助现代自学中医者理解古文。本次以段译的形式,一段原文,一段译文,对于处方部分没有做注解。本次白话文注解,首先以网上流行容易查到的宋版《伤寒论》和《金匮要略》的译文为主要参考对象。两本书都没有的内容,则由郑州民间中医爱好者刘建军(@故乡的云)完成白话文注解工作。书中带有“[译文]”标记和“()”括号内的内容,均为刘建军所写。整本书在注解过程中,参考了《南阳林山注解·白云阁·伤寒杂病论》、倪海厦注解《人纪·伤寒论·金匮要略》和黄竹斋《伤寒杂病论会通》;六气主客等部分 ,参考了钱婷婷《黄帝内经·素问》的译文。在此对参考过的网站、文献和提供帮助的前辈表示感谢。由于本人水平有限,错误在所难免,不足之处敬请各位批评指正,亦可将错误之处指出,让我们在后续工作中进一步完善。本资料可以自由传播,但不得用于商业用途!邮箱:351251086@qq.com 资料下载网站:经方之家(本网站有多个镜像),网址: www.jingfangzhijia.cn,微信公众号:jingfangzhijia2
民间中医爱好者
@故乡的云
2021.6.1
 

栏目导航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